橙子🍊

刀劍修復室,四

修复室,四

內含大太刀今劍,以及夢境

(一)
今剑将视线再一次落在怀里已经闭上眼睛熟睡的女人,手指抚摸着她落下的额发,红色的眼瞳中是温和似水一般的柔软,祝您好梦,更希望您能梦到他呢,最终今剑也压抑不住逐渐沉重的眼皮,缓慢闭上眼睛,最终也不忘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女人,在坠入梦乡那一刻,身体已经缓慢的透明,然后消失在空气中,而女人则是趴在地上却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。

‘这里…是哪里? ’

今剑再一次睁开眼睛,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的不同,他茫然的看着四周,想要离开却根本无法走离,对了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人形一般的实体,而他的本体还在寺庙里供奉着,似乎是由一个很有名的刀匠制作而成,可是他想要上战场啊,刀剑都有与生俱来的好战,如果能被主人握在手里砍杀敌人,那将是无上的荣耀。

如果她能…等一等,‘她’是谁?为什么自己却半点印象也没有,今剑的心中涌起巨大的茫然以及空洞,他慌张的看着四周,若是她有答应…今剑的眼睛不自觉的蒙上一层水气,只是怔怔的站着,红色的眼瞳宛如玻璃珠一般的漂亮,今剑垂下了头。

‘…会…陪…你。 ’

断续的女人声音从今剑的脑海中传出,这是他绞尽脑汁才记得的,可是这样断续的话语像是让今剑吃到了蜜糖一样,嘴唇上扬露出一抹笑容,可是眼泪却不停的流出眼眶,即使紧紧握着胸前的衣服也无法体会到心脏的疼痛以及跳动,没有剧烈的疼痛,只有永无止境的空虚包裹住他。

今剑是刀剑,即使时间流逝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今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奇怪…好像有什么不一样,今剑喃喃着仰头,那一成不变的生活让今剑不自觉的放空,在看到今剑将自己送了另一个人,今剑默默的站在旁边,歪头看着手里拿着他的本体的人。

‘源义经’

之后今剑知道了他的名字,今剑坐在他的身边侧头观察着他的模样,没有人能看的见他,思绪逐渐飘到远方的今剑感觉到了被拉扯的感觉,原来他的本体已经距离他有些距离了,他只好慢慢的走过去,看着源义经的背影,似乎又感觉忘记了什么。

‘火…很大的火…’

这场大火来得措手不及,除了人逃出去以外,他并没有被带出去,毕竟那么沉重的他是个负担,感觉到火舌逐渐的舔舐着刀刃,刺痛从身体传来,今剑抿嘴却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,没有人会心疼,没有人会记得他的,脑海中极快的闪过一道人影,今剑想要捉住却完全来不及,他的身体猛的跌倒在地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接着缓慢的消散在空气中。

‘这里是…’

没有想到能够再次苏醒过来,今剑怔怔的看着天花板,然后蹦的一下跳起来,身体轻盈了好多,可是他的视线却降低了好多,几乎看什么都要抬头,怎么记得以前自己应该是​​很高的呢!今剑兴奋的跳来跳去,看着被源义经握在手里的短刀,围绕在他身边不离开。

(二)

你终究还是敌不过睡意的侵袭,暗暗的想着如果这把大太刀没有消失的话,就把他留下来好了,很罕见你做了梦,梦中的你站在一个与修复室一模一样的地方,你走出去,有个木制的门牌写着'手入室'。

在这里你看见了许多的刀剑,你似乎是这里的主人,看着眼前男人恭敬的模样就大概知道一二,你还看到了乱,可是这时的乱并没有那些粉红色的花边以及蝴蝶结,而且这里有很多人穿着跟乱同一款式的制服,他们说他们是兄弟,你低头看着他们露出的腿,以及少年们的长裤不语。

「主人~陪我玩~」

背后强大的冲击力直接把你撞到地上去,听着身后稚嫩的声音慌乱的道歉,接着你又被拉了起来,你低头看到灰发的少年抬起那张精致的脸,红色的眼瞳忐忑不安的看着你,你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换来他灿烂的笑容,你看着他时不免觉得他有些眼熟。

「今剑,下次要小心一点哦,呐,跟主上道歉。」

今剑听话的点头,你看着今剑扬起那张漂亮的小脸,小心翼翼的道歉,你有些恍然的点头,然后在他们疑惑的视线下回到了修复室,你隐约听到今剑不安的声音,还有趴在门上那个小小的身影恍然。

难怪觉得眼熟,因为那个小小的身影就跟那个大太刀今剑一模一样,可是大太刀的今剑并没有那么跳脱…咳,你是说活泼,你对今剑的印象是乖巧还有依赖的,你低头看着四周,明明是一样的地方啊,可是你却完全没有来过,你感觉他们都认识你。

「主人?主人…」

那个稚嫩的声音逐渐远离,接下来你睁开了眼睛,梦里的一切变得模糊,你转头看向四周,并没有那把大太刀的身影,你叹了一口气,然后回到房间休息,接下来的几天,你都没有看见刀剑的影子,没有要修复的刀剑你就可以出门好好的逛一逛。

再一次睁开眼睛,打开修复室的门,你看见了一把刀剑安静的插在那里一动也不动,你怔怔的看着那把刀剑似乎有点眼熟呢,好像有在梦里见过的错觉啊…你这样想着。

评论(13)
热度(22)

橙子🍊

目前脱离了恋与制作人。
沉迷漫威。可能
偶尔想吃点肉,如果有建议梗欢迎私聊

© 橙子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