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子🍊

我覺得不太可能有達到

时沐沐沐子:

emmm其实有点怂
好歹让我分享个段子……呗


肉時BL的,慎食

麻煩看裡面的圖

腦洞1肉

之後的肉都只放群組,有興趣的來++吧

可能瑪麗蘇,主要看的就是修羅場啊。哈哈

脑洞

我是一个神医,有一个徒弟特别优秀,漂亮又聪明悟性还高,我渐渐的觉得没有什么能够教给她的了,于是我出去游历江湖了,徒弟也偷偷跟了出来,她以为我不知道她跟在我后面。

我捡到了一个新的徒弟,娇小瘦弱悟性尚且不知,但他是个男的,在我捡到徒弟时,我的第一个徒弟似乎像是被闻到香味的花朵一样,特别招蜂引蝶,在为师还没想到要不要帮她时,就看到一堆长相好看而且武功高强的人急着上前救美,于是我就直接带着小徒弟回去了。

回到花芊谷之后,我先是帮小徒弟调理身体,等他身体逐渐好了之后才开始传授医术,谁知小徒弟悟性比大徒弟好上了不少,我一方面渐渐的觉得没什么东西好教了...

寮日常,七

這個啊,私設有

阳光丝丝缕缕的照射在拉门上,被拉门上轻薄的纸张模糊了光线,刚开始还朦胧的天际逐渐的变得明亮了起来,能够进入的阳光也随着增多,当并不刺眼的阳光透过拉门印照在你脸上时,你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你的眼前一片模糊,然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你打着呵欠从温暖的床铺中起来,先是将床铺折叠好放在一旁,然后拿着今日的日常衣服去浴室梳洗,房间的浴室只有厕所以及洗脸台,你拿起牙膏和牙刷开始梳洗。

因为寮里的式神太多,一般来说房间里浴室都仅仅只有基本的梳洗用具,想要洗澡还是得要到澡堂去,至于寮里的澡堂除了基本的男女汤,还有温泉跟单人的洗浴设备,只不过单人的洗浴间也有限,温泉也比较受欢迎...

六。

私設有

流星雨的出现对寮里来说是一场难得的体验,对大多数式神来说,他们是完全没有看过流星的,荒低头看着你抬起头专心的观赏着星空上难得的光景,对于荒来说,这不过是抬手就能够做到的事情。

荒看着你被一旁的灯笼照亮的脸庞,朦胧的感觉攀爬上了他的心,他逐渐能够感受到心脏跳动的频率,而且还在微微的加速,荒抬起头看着一条又一条的流星划过漆黑的天空,他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前,这是他第一次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。

荒又低下头看着你的脸庞,你的嘴角那微微勾起的笑意让荒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开心,他抿起嘴角勾起了些许不明显的弧度,那双眼眸中锐利的冷光稍稍的柔和下来,荒微微一抬手,最后一颗流星划过天空,留下...

荒x你。

私設兄妹之類的

七夕的夜晚与平常的夜空无异,黑色的夜空被撒上了零星的光点,而你则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屋,一间租赁下来的屋子瞒过了所有家人的耳目,你就这样暗自的窃喜着,自以为的喘了一口气,然后在打开门的那一刻猝不及防的遇上那一双眼瞳。

「原来你躲在这。」

他傲慢的语气使得他本就盛气凌人气势更盛,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上挑,垂下的眼眸被眼睫毛盖住了些许,你看着他嘴唇上挑像是嘲弄的弧度不禁绷紧了神经,满身的寒意从背脊窜入,背后逐渐关上的门传出了令你毛骨悚然的吱呀声。

「你知道吗?你躲不掉的,虽然花了一点时间,但是你逃不过我的眼睛。」

你转过身看见了门正好关上了,那喀嚓...

五,

我也不知道我要寫什麼了…😂

「哎呀,是来找我的吗,真是稀客呢。」

姑获鸟转过头看着出现在她房门口的荒说道,她伸手拍了拍放置在旁边的坐垫,这时的姑获鸟与往常不太相同,姑获鸟伸出手取下头上戴着的幂篱,然后放到一旁,她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明黄色调的和服,她跪坐着微微抬起头看着荒坐到了她的身边。

「这身是我觉醒之后的衣服呢,是阴阳师们还有庭管小姐替我准备的,比起新的衣服,我更喜欢这套呢。」

姑获鸟偏头看向一旁放置的幂篱,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温柔而漂亮,她的头发束成一束放在了她的颈部垂至胸前,然后姑获鸟抬头看向了荒,荒看见了姑获鸟觉醒前受到这份礼物时的惊讶与欣喜,荒对姑获鸟点头表示理解。

「...

四,

荒x你

你當天再次踏入結界後,視線內的空地並沒有看到荒的身影,這時你忽然覺得心裡有一絲落空,你搖了搖頭把這些想法摒除,向空地中間的旗子走去,旗子前擺放著一個桌子,桌子上放著你上次送來的盤子,而現在盤子裡面沒有剩下任何的餅乾,只有些許屑屑散佈在上面。

你將盤子端走,看著上面沒有剩下來的餅乾鬆了一口氣,不管是荒喜歡還是被其他的式神吃掉了都好,沒有剩下對你就是最好的稱讚,起碼你除了管理庭院的式神簿以外還能做其他事情。

其實大事你管不著,上有陰陽師安倍晴明、源博雅跟八百,小事你也不用親自動手,因為有晴明為了幫你而召喚出來的小紙人,紙人們負責的是式神與現今庭院的整潔以及送辦物品之類的,而你...

三,猶豫。

戴着斗笠的女子往阴阳寮的结界走去,她宽大的袖子下是一对青灰色的翅膀,同色的短裙下是一双曲线姣好的双腿,与人类无异的脸庞甚至比大多数的女子还要漂亮,她的肩膀上还趴着一只小猫,似乎还在抬头向她撒娇。

姑获鸟将翅膀放在结界上,薄薄的蓝色结界上随着姑获鸟的碰触而漾起水波似的纹路,然后她放下了翅膀,直接就穿过了结界进入其中,由结界撑起的地方是一处宽大的空地,其中插着三面旗子,而荒就坐在靠近中间的旗子旁,看到有人进入,荒微微的抬起头向姑获鸟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「荒,还好吗?」

姑获鸟走到荒旁边轻声询问,荒看着她摇头,这里的生活不算有趣,但是比起他记忆里的从前要好了不少,荒的力量在他被...

二,初来

你牵着荒离开了召唤的屋子后,首先就是带他来到召唤屋旁的房间,你伸手拍了拍荒的肩膀,让他进去换衣服,荒抿了抿嘴抬头看着你,你在他的眼神下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荒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的房间。

「先进去换身衣服吧?」

你对他说着,荒握了握你牵他的手,然后缓慢的放开,荒身上那身华贵的狩衣早已变得冰冷而沉重,确实对他造成了负担,荒下意识的抬头看着你,在你鼓励的眼神中放开了手,然后走进了房间内换衣服,然后荒看着自己纠结在一起的头发,默默的走近了浴室。

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不会再相信人类的,那样冰冷的代价他不想再体会第二次,荒抬起头看着撒落下来的水珠有些茫然,这些是要怎么使用,这时的他心中有产生...

橙子🍊

謝謝阿云幫我畫的頭像(ï¿£∇ï¿£)

© æ©™å­ðŸ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