橙子🍊

刀劍修復室,八

修复室,八

谁能够忍受孤独呢?他或许是其中一个,本来应该要回到本体的刀刃中,与刀刃融合之后,等待下一次的苏醒,可是那是他没有因为阴错阳差而来到那个奇怪的修复室,更没有和那个女人相遇的话,他是能够忍受孤独的。

可是在品尝过失望的不被在意之后,本来感觉到失望以及不甘心的他应该要回归到本体的刀刃里,与刀刃融合之后,他会忘记之前的记忆,等待下一次的召唤,也许是强烈的不甘心让他落在那间修复室,随着与那个女人的相处,他居然感觉到心里因为她的微笑逐渐的柔软下来。

他喜欢和她在一起生活的时间,看着她时而愤怒的泛起红晕的脸颊,时而无奈的眼神,他喜欢她因为自己而露出的情绪,他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停留很久,因为这里没有灵力,唯一能将灵力传送到他身上的方法便是她为他进行保养时,作为媒介的手入棒。

可是没有想到离开的时间来的那么快,原因还是因为他的存在,这间修复室是用来修复无法手入的刀剑,刀剑如果修复好则会送回原来的地方,甚至连时间都不会流逝,所以这里是不会有灵力使用的痕迹,可是却因为他,把时之政府的人吸引了过来。

看着女人为了他激动的模样,他不可抑制的感觉到陌生的异样,那奇异的悸动他不讨厌,可是看着女人激动的模样,他还是有点心疼,忽然可以感觉到身体的控制,他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了人体的模样,他握住女人的手,然后握住刀站在他面前。

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弱小,无法反抗被不断攻击,他只看到青年的抬手,本来无害的动作却让他不停的被击飞出去,嘴角落下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和服,他咳​​出了一口血,看着女人着急阻止男人,她故做镇定的态度以及气得发抖的身体都让他察觉到自己无用。

如果自己能够强一点……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弱…她就不用向他以外的人低头,如果…他没有留下…那么就不会有莫名其妙的人来找她了…鹤丸用刀子撑起身子,锐利的眼神此时布满黯然,可是却被女人转过头的眼神给弄得怔住了。

她眼中满满的心疼逐渐侵蚀他心里的不安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强烈的不甘心,可是再不甘心此时也无可奈何,青年拿起扇子往他的方向一指,身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,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,再来他就失去了意识。


‘希望能够得到力量…’

‘为了保护她…’

‘为了回到她身边…’

‘为了能够让他回到她身边…’

‘他愿意抛弃自我…’

“将力量还给他…他将随心所欲。”

‘阻挡他的人…都应该…’

“苏醒吧…无法被销毁的残次品。”

‘回到她身边…他将不计代价…成为堕神! ’

“该醒来了…将力量,还给你…”

“鹤丸国永。”

他闭上的眼睛猛的睁开,鲜红如血液般的眼瞳像是红宝石一般,散发着熠熠生辉的光芒,白色的头发逐渐被漆黑的色彩给浸染,青年看了看洁白无瑕的和服,然后又看了看眼前面露惊恐的'人',露出一抹笑容,拔住腰际的刀,洁白的刀刃被浸染成黑色,看着眼前青年的'人'们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。

「他,暗堕了。」

惊恐的人们中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,青年偏了偏头,像是在把玩刀刃一般,可是在眨眼见却消失在众人眼前,在听到尖叫声才想起他也是刀剑付丧神,想要反抗也来不及了,青年与甲胄同色的鞋子采在全是血液的地板。

「人生中惊讶是必要的,什么事情都能预想到的话…」

青年一步一步走近那人的身边,他的语气还是没有身边变化,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,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,毫不留情的用刀尖碰触到那人的颈部,看着他不掩恐惧的眼瞳微笑着偏头。

「心就会因此先死的吧?所以,你还是去死吧。」

看着那人还想要抬起手要攻击他,他不在意的闪过攻击出现在那人的身后,锋利的刀锋已经抵在那人的颈部,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,当鲜血喷撒在青年洁白的衣衫上时,他终于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,随即看了看染上鲜红的服饰又变成了苦恼的表情,他将刀刃插入刀鞘,若无其事的走过满是断肢的地方。

「还是去换身衣服吧,白和服脏的地方很显眼的。」

当不甘心及想念变成执着,他为了她获得了力量,为了能够回到她身边,所以碍事的人都将被斩于刀下,他是世界就是她,鹤丸每一步的踏出都让头发的颜色淡化了一点,眼瞳的颜色也逐渐变化,当鹤丸从那个地方走出来时,他的头发已经恢复了洁白,眼瞳也变回了金色,只是金色的色彩淡化了一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鶴丸篇END

评论(22)
热度(19)

橙子🍊

目前脱离了恋与制作人。
沉迷漫威。可能
偶尔想吃点肉,如果有建议梗欢迎私聊

© 橙子🍊 | Powered by LOFTER